欢迎来到檀帝红木家具有限公司参观!

传统文化About Us

首页 >传统文化
2018
05-29

红木家具的文化精粹

传统红木家具最令人赞叹的是手工技艺,一件家具不论其品种、类别、款式,或用料的多少、部件的大小,都需要经过手工制作与加工过程。锯、刨、刮、雕、凿、锉、兜料、嵌接、开槽、理线、装配、打磨、揩漆等一系列的手工工序,才能具体实现出家具的实用功能和审美功能。因此,是生产过程中运用的高超制作工艺,使不同材料和不同部件产生了不同的造型效果和装饰作用;是卓越的手工技能,使完美的家具形体、式样,表现出了作为物质产品的文化性和艺术性。 今天,人们之所以对中国家具仍保持着如此高涨的热情,其中十分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国家具中这一份珍贵的手工艺创造的文化特色。例如,瓜楞腿柱“外圆弧”转接 “内圆弧”的加工制作,桌子抽屉的“左推右出”严密合缝的装配工艺,都是传统木工手艺中的绝活。还有抽屉和橱柜门扇的所谓“关口风”等,均是手工艺制作的 “技巧美”。传统的五足梅花凳,五足端在转圈换位中能做到相印合一,丝毫不差,匠师们把这种工艺还称作“调五门”,也是木工工艺之一绝。   明式家具制作技艺,2005年被列入国务院公布的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这充分地说明这一传统手工技艺必须在当今红木家具的生产中得到更好的传承和发扬。而所谓“技艺”或“传统技艺”,所指的也正是这些能表达或实现产品艺术性的各种手工文化。这些制作技艺大多具有丰富的经验性,在艺人和匠师们的手中,往往是感性的、直接的一种技术和能力,是他们几十年亲自实践的收获,有的还是几代甚至几十代人实践的积淀和智慧的结晶。 例如红木家具的揩漆工艺,其工艺的讲究,在江南地区从未停止过,而在现代生产中有的已面临失传。古家具上或古董行业中所说的“包浆”,其实与打磨、上漆、揩光工艺是密切关联的。故揩漆的红木家具往往明净光亮,滋润平滑,有一种耐人寻味的质感,手感也格外舒适柔顺。其实,传统的所谓“清水货”,决非是现在市场上那种“打磨上蜡”的产品

2018
05-29

浅说红木家具文化

红木家具一直就是家具中的贵族,高档名贵的硬木和传统国粹文化的融合使红木家具成为高品位和高价位的代名词。现代红木家具继承了明清古典家具的传统,保持了古代的优美造型和艺术风格,又吸收了西方家具的特点,采用了较先进的科学技术,因其雍容华贵、典雅精美而备受消费者的宠爱。   红木家具吸引人们视线的理由大致有三:从材质来讲,红木家具选用优质珍稀黄花梨、小叶紫檀、红酸枝、花梨木等名贵木材,为不可再生资源,一棵成材的树至少要生长几百年,甚至上千年;从外形来讲,其重视表现中国传统文化对礼制的推崇;从内涵来讲,其庄重中蕴涵着浓浓的东方古老文化气息。   中国是著名的“礼仪之邦”,崇尚端庄的行为举止,而这种文化和审美观在红木家具的构造和制作上均有反映,如红木家具的构形大多以直线为主,方方正正,给人以端正沉稳之感,而其精细的雕饰图案又调和了家具在造型上的厚重感觉,使整件线条硬朗的家具平添了几分柔美。   风格特征:从红木家具的特点看,历经家具工业的发展,简单的手工制作被机械生产所代替,大量涌现的家具设计师又大胆地对产品的造型进行了全新的演绎,红木家具在形式上似乎有些脱胎换骨了,但其本质上还是保留着诚实的秉性——不用油漆、产品厚实、原木色系、榫头相接等。所以我们今天看到的这类家具虽然有比较新颖的造型,但总体感觉却是相当质朴的。同时,这种家具又具有比较明显的风格传承特征,其“老实”更是一种对回归自然的精神追求,诚实得非常有气质。

2018
05-29

中国传统红木家具流派浅析

国传统家具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明清两代,政治、经济、文化都进入前所未有的繁荣,家具制作也进入全盛时期,形成了中国家具史上的高峰,各地域之间也因为文化背景和生活习惯、审美意识的不同,形成了不同的家具流派。其中代表中国传统家具较高水平的主要有三大流派,分别是来自江南的苏式家具、岭南地区的广式家具、皇室宫廷的京式家具。这三大流派呈现三足鼎立的局面,并融合其他流派之所长,将中国传统家具艺术推向全盛,并对后世家具制作影响深远。 苏式家具 苏式家具是中国传统家具的重要代表之一,是指以苏州为中心的长江下游地区生产的家具。它形成于明代中期,以用料名贵、结构科学、造型典雅、尺寸合理而著称,是明代家具风格的塑造者和主流,常说的明式家具从渊源来说,都是源自苏式家具。 明清时期,文人雅士们追求超逸脱俗的意境,寄情山水诗画。家具与日常生活紧密相连,而且是点缀居室空间的重要物品,自然也就受到他们的格外关注。这些文人士大夫通常都具有极高的文化修养和审美品位,在家具定制的过程中,他们或是亲自绘图造型,或是全程参与监制,甚至还有人专门针对家具著书立说进行研究分析。因此,中国儒家的中庸之道、禅宗的见性明心和道家道法这些思想,自然融入了苏式家具的体系,使苏式家具饱含文人性情。 苏式家具造型简约大方、线条流畅、尺寸合理,在用料上主要以黄花梨、紫檀、铁力木、鸡翅木、瘿木等木材为主,设计者们往往首先根据木料的大小,顺应木材的形状,合理地设计出相应的家具造型,做到木尽其用。长此以往,就养成了一丝不苟的职业操守,这也是苏式家具的重要特点之一。 在体形较大的家具制作中,为节省材料,工匠通常采用包镶做法,他们常以杂木为内部框架,外面镶嵌硬木薄板。这种做法看似有些投机取巧之嫌,实则非常耗时,对工匠的手艺也是极大考验。由于木性不同,杂木和硬木在结合时缝隙容易显露,影响美观,所以对工匠们的斧工、凿工

6 条记录 1/2 页 下一页  1  2